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-- 军旅生活 -- 老兵社区

越战老兵的回忆之一:打仗的时候吃什么?

发表时间:2014-12-02 来源:环球网 作者: 责任编辑:
  打仗的时候吃什么:茹毛饮血二十天
  作者:张贵丁
  部队要去越南打仗了。这天早上,连长隆大礼对我说,你们班今天帮着炊事班杀猪,不论大小一律杀掉,然后腌起来,随部队一起走。
  饲养员蔡锡山红着眼睛,生离死别似的从猪圈里赶出了他的26头猪,最小的才出生3天,很有些“满门抄斩”的凄楚。
  一周后部队出发,在5天的闷罐车行程中,自带的家底完全没派上用场,部队午、晚饭皆由铁路沿线的军供站保障。但见足球场般的巨大餐厅里,几百张餐桌纵横摆开,官兵列队进入,一声喝令齐刷刷坐下,四个硕大的菜盆、一木桶米饭随即摆上桌来。我还记得菜盆中总有一盆是红烧肉,肉块大得惊人,头几顿还被吃得净光,可后来就越剩越多了。
  开进途中每人每天还要发2两白酒,说是政治任务,一定要喝掉。确实,有了这东西,少做很多思想工作。
  到了广西边境,自带的腌肉还没吃完就开始出境作战。出境前,每人发一个猪肉罐头、两个脱水菜罐头,压缩饼干随便拿。可是官兵们宁肯多带弹药,也不肯多带干粮。大家都说:有枪有炮还能找不到点儿吃的?弹药不够那可是要人命的!
  出境头两天,炊事班还能让连队吃顿热饭,但第三天就熄火倒灶了,说是哪里冒烟哪里就落炮弹。没辙,只好吃干粮。
  打开上海产的2公升猪肉罐头,咦!上边一小半都是雪糕似的猪油,谁能吃得下呀?于是纷纷丢掉;脱水菜罐头酸酸甜甜倒是好吃,但是丢掉的也不少。为什么丢掉?因为士兵身负几十公斤的武器装备,每日如牛负重,谁不想丢掉些累赘?丢什么?只有丢罐头。
  然而再往后,官兵们就开始为他们的丢弃而后悔了。
  在越南的热带雨林中作战,后勤保障的难度超乎人的想象。以前越南人和美国人打仗,物资前运多是靠密林中的 “胡志明小道”。由于地形复杂加之保障困难,美国军队打了12年,耗资四千多亿美元,始终不能攻克越北;现在我军在此作战,从北方的冰天雪地陡然来到东南亚的热带雨林,脱下棉衣就开打,仿佛地球人到了月亮上,部队不迷失方位已是幸运,哪里还顾的上肚皮的事情?
  罐头早就扔了,压缩饼干已经啃光。头几天,指导员还猫着腰满堑壕的转,告诫官兵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云云,到后来就不吱声了。
  官兵饿得两眼发绿,咋办?
  连长痛快:下山杀牛!
  用枪打水牛,子弹这边进去那边却不见出来,每打一发子弹,牛就抽搐一下,一支步枪八发子弹打完,牛还傻愣愣地站着,滞滞的善善的眼睛瞅着你,让人不忍心再开枪。无奈饥饿难耐,咬牙走近些,换把手枪抵住牛头,闭紧眼睛一枪毙掉。
  水牛轰然倒下,四脚朝天伸直,像个硕大的八仙桌翻倒在稻田里。士兵上前挥刀砍掉一条后腿,血淋淋扛在肩上,掉头飞奔上山。
  牛腿被砍成拳头大的肉块,点把火略微一燎,撕扯着吞下,吃得满脸沾血。
  两天后转移阵地,官兵下山,却见那牛还没死,剩下的三条腿似乎还在抽动,垂死的牛眼盯着你,叫人愧疚一生。
  士兵下山执行游动哨、搜索等任务时,常常还要“顺手牵羊”,带一两只鸡或鸭回来。阵地上缺水,只好活生生撕下鸡皮,扯出肚肠,然后割成几块,血淋淋分了。能点火的话就燎一燎再吃,不能点火只好生吃了,狼吞虎咽,猿人似的。人不饿到极端的地步,很难理解“茹毛饮血”的道理。
  我初到广州时,人家问我敢不敢吃白斩鸡,说那东西带红。靠!小菜一碟。
  一仗打完,连队转移阵地,山下有一小溪,官兵非常渴,拥上去便喝。喝完了觉得不对味儿,四下一看,上游十来米处竟泡着一具炸烂的越军尸体。
  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:在越南不管你吃生肉也好,喝脏水也好,官兵们居然没有一个闹肚子的;每日风吹雨淋,夜里冻得打哆嗦,竟没有一个感冒的。
  在战场上,战友就是生死兄弟,一支香烟点着,你传我我传你,会不会都要抽几口,不抽好像就不是兄弟了。撤军回国那天,20公里的山路还剩不远,连饿带累走不动了,我摸出最后半块火柴盒般大小的压缩饼干,士兵每人分了指甲盖大的一块,我是班长,只吃了些碎屑。
  撤回国境线后,放开肚皮吃饱了饭,立刻埋头睡觉,昏天黑地睡了两天,醒来时,山一般的慰问品已堆满连部:奶粉、猪肉、水果、蔬菜……。只屑半个月的光景,眼前又是一群健壮的官兵了。
新闻资讯|军旅生活|军人服务|互联网服务| 安全服务 |技术服务|军队招标采购|通信服务|军网导航|我的长城网